武汉中百汪爱群

灵兽按

本以为属于汪爱群的故事就此收官。但没想到,再次“返场”却是因为被查。然而,在零售业,他在一个时代下留下的身影依旧清晰。

作者/十里灵兽ID/lingshouke

▲这是灵兽第798篇原创文章

2014年5月21日,汪爱群递交书面辞职报告,辞去中百集团董事长的职务,那一年汪爱群60岁。

在任的18年时间,汪爱群将中百集团由一家资金匮乏、效益低下的传统百货店,发展成年营业额过百亿的区域性连锁商超巨头,培养了一批零售行业的领军人物在多个平台上执掌帅印。

本以为属于汪爱群的故事就此收官。但没想到,再次“返场”却换了身份:

4月1日晚间,据武汉市纪委监委消息,武汉市纪委监委严肃查处了武汉中百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汪爱群严重违纪违法问题。

经查,汪爱群身为国有企业党员领导干部,丧失理想信念和党性原则,背弃初心使命,违反生活纪律,造成不良影响;违反国家法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涉嫌受贿罪。

最终会给汪爱群怎样的判罚,一切都还有待司法部门的最终结果。

然而,在零售业,汪爱群在一个时代下留下的身影依旧清晰。

1

“掌舵”中百

1996年8月,汪爱群接手处于困境中的“烫手山芋”武汉中百集团,任公司的董事长、党委书记兼总经理

彼时,全国正掀起商业改造热潮,坐落在江汉路上的中百也加入其中,但因改造投入大、后续因资金问题,改造工程戛然而止,甚至门店陷入无法正常营业状态。

接手后,汪爱群首先就是要把店开出来。一边“安抚”建筑商和装修公司队伍,希望能够尽快完工,并承诺开业后赚到的钱,立即还清工程款;另一边与银行供应商协调关系,避免资金断链和商品断货。

幸运的是,在旺季到来之前,武汉中百恢复了正常营业,这一年实现利润2292万元。

进入正轨后,汪爱群不甘心拘泥于当下,开始思考如何能让武汉中百更长远的发展,而不是依靠银行的贷款

上市,是汪爱群带领武汉中百走出的第一步。

因接手后汪爱群提出发放效益工资,对3000多名员工实行同岗同酬,并在武汉市内率先向武汉市国资委提出年薪资,多项颠覆性的改革让武汉中百集团收获颇丰,所以,在次年中百便争取到国台办的上市名额。

1997年5月19日,武汉中百集团在深交所上市,成为武汉市国资委旗下第三家大型商业类上市公司,募得资金2亿元。

尽管成功上市,但武汉中百的日子依旧不好过。

由于传统百货业同城竞争太激烈,且武汉中百集团与武汉国资系的“同门兄弟”武商集团、中商集团差距巨大,中百在百货业很难再度进一步耕耘。

为了寻找新的生存空间,汪爱群决定开疆扩土,转而向超市业态发展。一方面,武汉的大市场背景是人均国民收入接近1000美元,超市将进入发展期;另一方面,武商量贩、中商平价、家乐福等超市纷纷在汉开业。

综合考量后,2000年,汪爱群宣布武汉中百集团将进行“社区创业,进军跟居民生活密切相关的超市业态。

如今回过头来看汪爱群的决定,对武汉中百后来的发展,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正是跟对了市场节奏,才有了今天的中百。

“可以说没有汪董(汪爱群),就没有武汉中百。”一位曾经在武汉中百工作多年的零售业资深人士对《灵兽》说。

2

业务扩张

决心错位经营、着力猛攻超市业务后,汪爱群选择的第一个队友就是后来的“湖北超市王”程军。

程军曾对媒体回忆,1997年年底的一个下午,他被汪爱群叫到办公室,因为一句“集团想让你去做中百仓储总经理”的话,开启了他们的超市之路。

1998年6月28日,武汉中百第一家仓储超市,在唐家墩开业。

意外的是,试水超市效果十分好,不到半年,第二家仓储超市就投入运营。次年,中百所设立的超市凭借盈利的姿态在集团站稳脚跟。

在超市业态的探索上,汪爱群亲自下到一线体验,才对经营模式、品类结构、卖场布局等方面摸索成功。随即,武汉中百才开启了连锁超市的扩张,仅2000年一年,就开出10家以上的大卖场。

汪爱群看问题的高度、深度、角度,甚至是领导力和管理能力,都是零售人公认的强。

在职期间,汪爱群带领团队参加糖酒会时,就在会场上大宗采购,进而想赢得议价权,以降低采购成本

而在运营中,汪爱群又是严谨细致的,有员工回忆,武汉中百曾创下一日开4家卖场的纪录,而每一个大卖场选址,汪爱群都要亲自去现场考察。最辛苦的一次,他一天跑了950公里。

一个商业奇才,是很多接触过汪爱群的人对他的评价。

凭借着敏锐的商业嗅觉,汪爱群突然意识到,中百仓储的经营面积过大,且距离消费者不近,转而想要发展社区商业。彼时,行业内更多的评价是“想法太鸡肋,顾客购买量少”,但汪爱群却执意要做。

其实,在汪爱群来到武汉中百之前,曾在武汉金田任职两年,期间将武汉金田推向巅峰,也是这段经历,奠定了日后中百超市在连锁业的地位。

2001年3月,武汉中百以出资430万元现金和承担部分债务的方式,受让深圳金田公司所拥有的武汉金田超市的全部股权。正是这个举动,将中百社区型超市的网点从2家扩张到50余家。

随后,武汉中百也进入开疆扩土的阶段,截止到2012年6月,中百超市已发展到620余家。

不可否认,汪爱群对市场的研判是超前的。20年后再看,当下所谓新零售入局者们,无非在走“前人”走过的路,也许这就是商业的轮回和本质。

从武汉金田到加入武汉中百集团,再从探索超市业态到社区商业,多业态发展,与外资零售企业正面竞争、成为区域性连锁商超巨头,汪爱群伴随着零售业前进的步伐,写下了自己和武汉中百浓墨重彩的一页。

这个底色,也许更能间接回答,他为何能成为武汉商界的传奇人物,为什么能代表一个时代。

3

股权谜团

汪爱群在零售业的后几年,多了一个身份——武汉商联(集团)总经理。

进入千禧年,曾经业绩平平的武汉国资系旗下的三家商业上市公司,转身被打造成华中地区的商业巨头,武汉商业因此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彼此不光在业务上高度吻合,更尴尬的是,涉及“同一实际控制人旗下的同业竞争问题”。

为了消除这一问题,武汉国资欲推动三家上市公司重组合并,成立整合三家商业上市公司的平台企业——武汉商联。

成立后,汪爱群首先对三家上市公司的经营业态做了限定,鄂武商定位于中高端百货和购物中心,武汉中百专攻超市连锁,武汉中商则侧重于连锁百货。另外,在网点规划上也对三家公司做了限制,规定新开店杜绝“门挨门、门对门”的恶性竞争局面。

自此,三家企业展开了漫长的“拉锯战”,重组方案也是几经摇摆。

即便武汉国资对重组的态度是积极的,公司的基层员工对重组也毫无异义,但因三家上市公司分属不同的法人主体,所以最大的难度在于,三家商业上市公司高层的职位安排和各异的利益诉求。

也是“拉锯战”持续多年的原因,最终,直到汪爱群退休依旧未解。

没能成功推动整合,武汉商联干脆再退居幕后,通过增持股份以来稳固“大股东”的地位。

这就不得不提到“窥探”中百7年之久的永辉超市。

2013年11月,永辉超市通过举牌,拿下武汉中百集团4.99%股份。次年2月和4月,永辉超市再次加码,其合计持有15%股份,跃升为中百集团的第二大股东。

就在永辉想要再激进时,2014年4月17日,武汉商联通过增持,合计持有20.01%股份;8天之后,武汉商联再度增持,同年5月29日,第三次加码,最终持有的股份提升至29.99%。

武汉中百宛如“香饽饽”在零售巨头间拉扯,武汉商联不想让中百落入他人口袋,而永辉超市也垂涎中百的华中市场。

因武汉中百在湖北地区的雄厚实力——中百集团连锁门店1255家的数量,吊足了永辉7年的胃口,而全国性连锁超市永辉在湖北一直是短板。

直到2019年3月,永辉超市向武汉中百集团发出要约收购通知,拟将股份提升至不超过40%,变身实际控制人。看起来,武汉中百属于永辉超市已是板上钉钉一事,但去年年底,永辉超市突然发布公告称,取消部分要约收购武汉中百集团股权。

即便经过7年的拉锯战,永辉超市的命运同银泰相似。

2011年时,银泰也曾有意将武汉中百收于麾下,同样受到武商联的“阻击”,其实,武商联的底牌众人皆知,大股东的地位不可能出让。

据企查查显示,目前,武汉中百控股集团最大股东为武汉商联(集团),持股比例20.07%,永辉超市持股15.02%,而新光控股仅占比5.95%。

近些年,武汉中百的业绩表现并不算太好,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中百集团实现营业收入117.38亿元,同比增长1.98%;实现净利润0.37亿元,同比下滑91.99%。

曾经,无论在区域还是在全国,武汉中百都是里程碑式的企业,对本土的商业发展更是做了巨大的贡献。而如今,屡次换帅、股权迷云、关店,净利润大跌等消息频出,武汉中百像是停摆了,找不到了方向,这其中必然有外界因素的影响,但或许,是更多的内因使然。

纵观下来,汪爱群对武汉中百的探索和行业预判,具有前瞻性和借鉴意义,上述资深零售业人士称,武汉中百的“后来者”也没有人能够望其项背,“他是一个时代的象征,只是,这个时代过去了。”

时间是最好的老师,也是最无情的。接下来的问题是,武汉中百的命运,是否会与汪爱群的“谢幕”一样?

版权声明:灵兽 发表于 2020-04-05 0:00:00。
转载请注明:武汉中百汪爱群 | 物流网址导航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