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供应链,怎样拼出新机遇?

新冠病毒对人类发起的战争愈演愈烈,没有哪里能幸免。

2月7日,疫情重心还在中国时,我写过一篇《世界为中国供应链祈祷》。当时的情况是“中国打喷嚏,全球都感冒”,中国一些零部件企业停摆,影响到全球汽车、电子等产业生产

哈佛商学院官网就有这样的例子——某个美国设备制造商发现,上游英国供应商停止生产是因为意大利供应商为其提供装配部件,意大利供应商从位于中国的供应商那里采购部件,而中国工厂已经关闭。

一个多月后,中国基本控制了疫情,正努力复工复产。但放眼全球,封关封境封城,停航停运停商,店铺关门,码头无人卸货,海关放假,对进口商停发许可证和进口配额,等等,层出不穷。中国供应商手中的不少外贸订单被客户取消,网上甚至有“国内九成外贸订单取消”一说,虽毫无依据,也流传甚广。

3月23日下午,广东省第46场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宣布,第127届春季广交会确定不会在4月15日如期举办。

在疫情冲击外,不少人更担心,疫情过后全球供应链将会调整,从“高效供应链”、“柔性供应链”向“安全供应链”、“韧性供应链”转型,从全球采购到自力更生,“自供比”将提高,哪怕增加成本,牺牲效率,也要确保安全可控。这对深深融入全球的中国供应链来说,是更大挑战。

出口导向的中国制造业到底怎么了?将何去何从?

宁波市和拼多多举行战略合作发布会,“宁波优品,云购甬行”,帮助外贸企业转内销,让利启动内需市场的机会,我应邀到宁波做了一些调研,也通过可靠渠道掌握了深圳、东莞的一些情况。

|宁波市副市长李关定(左一)与拼多多副总裁涌泉(右一)作为双方代表,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我的结论是:中国供应链的确面临疫情危机,但即使没有疫情,本身也存在调整、转型和升级的需要。如果能审时度势,化危为机,中国供应链不仅不会动摇,还将更加强大。

疫情对经济是“休克式”冲击,中国外贸企业没有“九成订单取消”那么夸张,但也遭遇了重创。

中国供应链在为世界祈祷,希望世界早日太平。

最轻的影响是,外贸企业产品还能出口,但因为进口国检疫升级,导致成本增加。如有的国家要求中国来的船只抵达后必须超过15天才能靠岸,船员要多次体温检测,无任何风险后才能卸货。这样成本就提高了,付款期也拉长了。

比较糟糕的是,外贸企业的货物已经完成报关和装船,即将出海,外商突然变卦,利用FOB(FreeOnBoard,离岸价)对货权的界定,联系物流公司硬生生把货物“提”下船,掉头走了。

更多的情况是,企业没有新订单,劝员工另谋高就,全厂放假几个月再说。

浙江绍兴柯桥的中国轻纺城是亚洲最大轻纺专业市场,当地一份行业调查报告显示,有78.4%的纺织企业表示订单在减少,64.8%的企业反映已有订单被客户取消。这不全是疫情导致,和中美贸易摩擦加征关税也有关系。越南、孟加拉、柬埔寨等是零关税,客户就将订单转移了。

宁波一家龙头外贸公司旗下的交易平台,3月17、18日两天,有1450万美元订单被取消或延迟。

根据我得到的数据,今年前两个月宁波外贸进出口额同比下降19.3%,深圳下降18.8%(出口下降27.5%,对美出口下降37%)。海关总署公布的全国数据是,1-2月外贸进出口同比下降9.6%,其中出口下降15.9%。显然,外贸型城市所受冲击更大。

3月,由于疫情在全球蔓延,情况肯定也不乐观。

一位商务部门朋友向我介绍,从该市外贸工业企业在手订单的情况看,被甩单(已下订单、已生产、突然不要了)的比例为10%到20%。从新订单情况看,通过对近2000家进出口规模最大企业的调查,有85%的企业反映新订单量下降了20%。而且就算有新订单,也很担心最终不能交付。如果货物在指定的装运港越过船舷,企业就完成了交货,责任在买方,买方如果不付钱,中信保(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会赔付给卖方80%的金额。但现在的情况是,货物吊装之前客户可能就拒收了,此时责任在卖方。所以商务部门正在协调中信保推出货物出运前的险种,如果出运前不能交付,可以获得20%的赔偿。

“外商不要货了,货还在我们的企业手里,这时就要靠你们这样的电商,帮企业把货转成内销。”商务部门的朋友对拼多多负责人说。

事实上,从广东到福建、浙江、山东,拼多多正在多个产业带开展“拼交会”活动,通过直播展销、区域优质产品开设“网上展馆”等方式,推动产业在品牌建设、定制生产、智能制造等方面升级。根据拼多多2019年财报,其年度活跃买家为5.85亿人,广大买家也希望接触到更多优势产业带的物美价廉商品。

我接着问:“疫情过去后国外还会进口中国商品,那不过是库存增大的问题吧?”

朋友回答:“消费品如服装,很多都是季节性的,库存到明年还有用吗?”

问:“有没有一些正面案例,比如一些外贸企业转产口罩等物资,这能不能对冲负面影响?”

答:“我们看到的一个情况是,外贸企业会洗牌,那些撑得住的企业将来会越来越大。但这也很难说是正面案例,因为很多小微企业死了。至于口罩,一是价值低廉,二是口罩有欧盟标准、美国标准,各国不一样,海关管得很严。所以口罩出口的最快途径是捐助,有国外华人当收货方,海关会宽松一些,但真要做买卖很难。而且医用口罩的销售渠道和百货不一样,很多是药店渠道,这些渠道我们并不熟悉,因为中国在药品出口方面很少。”

问:“跨境电商没有作用吗?”

答:“跨境电商也受影响。去年底不少外贸企业抢出口,把货运到了海外仓,但现在就运不进去了。特别是前一段,有的国家海关拒收中国产品,认为产品里有病毒。还有,2B的采购很多都不是在网上完成的,人家要过来看货,觉得网上看货不真实,特别是新货。但现在人也不能来往了。”

问:“主要做内销的制造企业,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答:“也有影响。比如一家给上海的汽车厂做配套的企业,现在也不让供货了。因为汽车厂的几个关键零部件是国外进口的,而国外工厂停工了。我们有的企业的上游在湖北,也会受影响。”

真的是天下一家!只要还有一块短板,全球供应链就无法完全恢复正常。

在《世界为中国供应链祈祷》中,我表达了对中国供应链的信心。在成本驱动型的供应链方面(如纺织、服装、箱包、鞋帽等),近年来有向越南等洼地转移的趋势,但这些企业的中高端价值环节仍在中国。这是中国供应链向“中国人的供应链”的变化。更不用说市场驱动型、效率驱动型的价值链了。

众所周知中国价值链的规模、丰富和完整,自2010年中国制造业增加值超过美国后,中国就一直是制造业第一大国,目前制造业增加值占世界的30%左右,几乎是美、日、德三国的总和。

中国供应链的另一重要特征,是其复杂程度不断提高。目前机电产品出口占中国出口总值的接近60%。

以深圳为例,深圳是中国的创新之城,2019年深圳机电产品出口占全市出口比重达76.5%,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占全市出口比重的48.4%。

以宁波为例,全世界每8节电池就有一节来自中银(宁波)电池公司;世界90%以上的缝纫机整机厂采用德鹰精密公司制造的旋梭,产量占世界的40%;全世界用于切割高精密零部件的切割丝市场的1/3,在博德高科手里;世界电脑横机产销量的第一,是宁波慈星。在这片热土上,有20余年钻研圆珠笔尖的企业,有30年和一枚天生密封件的垫片“死磕”的企业,充满了企业家精神。宁波也有一个个特色鲜明的“地方产业集群”——慈溪家电、余姚塑料、宁海模具、象山针织、奉化气动元件、海曙纺织服装,等等。在这些地方,你会看到中国供应链的本质其实是“市场化网络”,无数专业分工的企业,上下左右连接,挂钩,协同,组合成各种柔性化的解决方案,交付给全球客户,无论效率还是灵活性都无与伦比。

下图显示了中国制造的演进。1985年时,出口份额低,产品复杂程度低;2017年时,出口份额高,产品复杂程度也大大提高。演进的过程,一边是出口份额的不断增长,一边是出口产品复杂程度的不断延伸。当然,在高端和复杂方面和最先进国家还有一定距离。

我把这样的中国制造称为“全类制造”,即简单的和复杂的都涵盖,加工和创新都要。这当然是拜国内有着高差异的梯度区域所赐。由于产业链可以在内部转移,就拉长了中国供应链的全生命周期,至今仍充满活力。

我长期关注制造业,对中国供应链充满感情。单就疫情来说,对全世界的供应链“均匀打击”,谁都难受,但只要扛过去,中国会更强,这是由中国制造的坚实基础和创新转型的二重性决定的。

不过,问题并不如此简单。一方面,疫情后世界一些经济体提高“自供比”、对冲单一国别依赖的可能性很高;另一方面,“去贸易全球化”的趋势已经显现无疑。

世界银行2020年报告指出,1990年-2007年是全球价值链兴起的黄金时代(即将生产过程分割,分布在不同国家,企业专注于特定环节,不生产整个产品),这一时代出现了一些标志性事件,如交通信息和通信的技术进步,中国和东欧融入全球经济,乌拉圭回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等重大贸易协定达成,贸易壁垒降低。

但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贸易和全球价值链增速放缓,甚至倒退。这有供给端的原因,如美国成功开发了页岩油之后,就不需要进口多少石油了;也有地缘政治因素,全球化利益分配不平衡和贸易摩擦因素,以及中间产品运输距离变长、导致二氧化碳排放增加的环境成本因素;再加上疫情让“和全球化相关的供应链的风险被定价”(过去是忽略的),所以全球供应链的“去全球化”调整,一定会在某些方向上出现。

中国供应链,面对短期和中长期的压力,如何调整,化危为机?

我的答案是三个方面。

首先,是进一步争取全球化信任。

中国供应链能有今天,是因为为全球客户创造了优良性价比,为消费者带来了更大剩余。过去几十年中国供应链提升的过程,也是中国和世界(特别是与主要经济体)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开放包容的过程。世界向中国打开了市场之门。展望未来,在全球大变局下,中国供应链不仅要继续提升价值创造能力,也要在商业制度、知识产权保护、竞争中性、贸易准则、企业公民等方面提高。中国还要进一步开放市场,让其他经济体搭中国发展的便车。

未来我们不仅要做好生意,还要做好“生意的生意”,也就是优化做生意的方式。中国供应链的全球竞争力,已经不能限于成本、速度的表现,也不仅是单个企业的问题,而和整个商业环境、营商方式、社会治理(如消费者隐私保护)、国际经济秩序都高度相关。

我特别想说的是,在错综复杂的全球化新格局下,我们要高度理性,千方百计不让全球化走入对抗、对峙的泥沼。我绝不担心中国创业者、企业家和劳动者的能力、意志和适应性,我担心的是,如果没有一个全球化大舞台,如果我们和世界之间越来越多“假想敌”情绪,就会和世界越来越远,同时整个社会的情绪也会越来越“内卷化”,甚至陷入内部攻讦。如是,中国供应链将很难获得更大发展空间,中国复兴就会走弯路。“一带一路”是一个新战略方向,但从我在非洲、印度、东南亚等地的采访体会看,这些地方也很关心中国是不是把落后产能、被淘汰的技术等等转移来了。换言之,他们对中国供应链的要求也不低。

其次,是要进一步发展内需。目前中国的出口占国际市场份额已达13.1%(2019年前三季度,世贸组织),通过历史和国别的比较,这已属极高水平,继续扩大难度很大,也会加剧一些摩擦。而中国的居民消费占GDP之比,较之发达国家80%左右的水平还低不少。因此潜力很大。中国供应链在中国内需市场上大有可为。当然,要释放消费潜力,还需要在提高中低收入群体收入上下大功夫。

第三,是中国供应链特别是外贸导向型的制造企业,要通过创新实现转型。包括数字化转型,底层核心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针对新一代消费者的产品与服务创新,等等。

宁波三禾厨具,有93项锅具发明专利,16年外贸代工经验,是双立人等国际大牌的设计生产商,年产超过2500万口锅具,销往130个国家和地区,在意大利等欧洲市场市占率超过50%。但多年来,一直没有在自创品牌和内需方面有所突破。

三禾董事长方成说:“外贸转内销,要建立线下KA(核心客户)渠道,投入巨额营销费用,一口几十块成本的锅,在线下经过层层分销,在沃尔玛会卖几百块。而在线上,中高端市场都被国际品牌占据,新品牌再介入的成本很高。”

2018年底,拼多多推出“新品牌计划”,对外贸转内销企业提供技术、数据支持和流量倾斜。三禾首批加入。

方成感到的最大变化是,在传统线下渠道,信息反馈很慢,一个新产品的开发周期很长,但在拼多多的C2M模式下,三禾能及时根据线上需求进行研发,研发周期缩短了50%。同时,三禾根据拼多多的数据分析运营建议,针对中国消费者,在99元价位进行深度开发,重新设计开模。同样规格和材质的产品,美国市场的价格是99美元。

方成说:“从2月下旬到现在,三禾在拼多多的旗舰店日销量实现了100%的环比增长。预计2020年在拼多多上的销售额将超过4000万元。”

三禾的案例说明,即使强大如宁波制造,从外贸到内销,从代工到品牌,也并不容易。“出口转内销”,不是转个销售地就行了,关键是转型,围绕中国消费者需求,从产品定义、产品定位、产品设计等方面彻底转型。

拼多多副总裁涌泉介绍说:“拼多多早已不仅是‘社交拼团’了,我们现在拼的是帮助中国制造为中国消费者进行产品定制的能力。拼多多很快就会有超过1000人的技术工程师和产业专家队伍,聚焦全国各个主要产业带,通过提供大数据研发建议和智能化生产方案,帮助企业增强创新能力,一起闯,一起拼。”

宁波市副市长李关定表示,“敢闯”是宁波企业的特性,“敢拼”是拼多多迅速壮大的秘诀。未来一年,会有超过1.5万家宁波企业参与宁波市和拼多多的战略合作,预计实现外贸转内需订单超200亿元。

3月13日,广东东莞大朗镇的毛织产业带的线上“拼交会”,吸引了2000多家企业参与,126家头部企业开设了专门直播展厅,截至下午5点线上接待用户1036万人次。大朗镇面积98平方公里,聚集了超过1万家毛织企业,年产8亿件毛衣。

下午3点前,在大朗镇副镇长曾悦的直播展厅内,限量1000件的9元秒杀毛衣,不到1秒便被抢购一空。接着是决定下一轮模特试衣展示顺序的投票环节,吸引了36万观众。为争抢用户注意力,有的企业科普毛衣知识,有的揭秘毛衣品牌“内幕”,有的设计游戏,甚至专门设计了不同款式毛衣的适配剧情,更多直播展厅则通过不间断的红包发放和1元秒杀福利,试图将用户锁定。

由于每个直播展厅都和独立的商铺挂钩,企业有机会将用户转化为店铺粉丝,形成长期转化机制。在“拼交会”后,用户通过搜索“多多美丽”,就可以进入女性服饰衣帽的精华商品集合页,直接了解上千万人次的用户花了几个小时总结出的经验。

3月18日,“拼交会”在东莞虎门镇举行,副镇长黄沛民在拼多多直播间里花了87元,带头演示,网友则刷起火箭、超跑等礼物予以支持。虎门“拼交会”吸引了超过170家主打职业装以及大码女装的头部商家入驻,超过10万款服装以展销方式集中呈现。

3月19日,“拼交会”进入山东,位于菏泽市曹县汉服源产地的180多家头部企业和商户,在线直播推介了近5000款汉服及周边产品。曹县县长梁惠民亲自“披挂上阵”,试穿了几款汉服。截至晚上10时,共收获480多万人次观看,多家品牌汉服的单日销量过千。

|山东省菏泽市曹县县委副书记、县长梁惠民(右一)在拼多多直播间中试穿汉服

3月20日,“拼交会”来到浙江桐乡市的濮院。濮院的服装产业群年产值超过1000亿,企业集体向线上市场迁移。桐乡市长于会游是一位80后市长,他的直播吸引了257万人次观看,他打开APP下单了一款券后价299元的女式卡其色风衣,表示“给家里的领导买衣服,一定要买件好的”。在于会游和网友互动的15分钟内,共售出各类服饰超过3600件。在他的带动下,濮院站首日累计吸引768万人次观众,实现单场单日销售额超过600万元。

桐乡市委副书记、市长于会游作为主播之一参与了该场活动

我通过视频看了不少“拼交会”的场景,看到了基于数字经济平台,被疫情所创伤的中国供应链,在和网友的互动中展现出活泼泼的生命力。尤其感慨的是镇长、县长、市长当起了推销员,在中国供应链和区域产业带的发展中,他们功不可没。

这种互联网平台上的直连互动,对于中国供应链的意义,并不只是在危机关头帮助企业打开销路,更是带动区域产业带的数字化、精准化、智能化升级;通过C2M供应链的优化,为广大消费者创造更大价值;帮助外贸企业从出口导向到内需导向,真正实现“两条腿”走路。

所以我的一个判断是,依托14亿人口的大市场,依托全球领先的供应链优势和数字经济平台优势,现在很多受困的企业有巨大的辗转腾挪空间和创新机会,莫愁国内无市场,柳暗花明又一村。

伟大的中国供应链正在遭遇危机,但未尝不是新的生机的开始。让我们共同关注!

没有谁可以保证拯救我们,中国供应链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版权声明:秦朔 发表于 2020-03-30 0:00:00。
转载请注明:中国供应链,怎样拼出新机遇? | 物流网址导航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