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送的增长逻辑和三大竞争砝码

隔离中的城市,当一切停摆,始终骑行在城市里的即配“小哥”令居民们感到安心。他们一次次出现和守候在小区门口、街头巷尾,送来的不仅是生活必须品和一份安全感,更捎来了战胜疫情的信心和希望。

五张拼在一起的桌子上放满了各式各样的包裹,其中美团买菜、蜂鸟即配等即配物流企业投递的包裹差不多占了三分之一的桌面,不时有小区居民来寻找自己的包裹,空出的位置很快被新的包裹占据。

3月15日上午11时,在北京海淀区某小区门口的临时快递取货点,《中国物流采购》记者看到了这一幕。

被认为是“懒人经济”催生出的即配物流,在饱受疫情冲击的物流行业表现“另类”——业务量不降反增。数据显示,美团买菜在北京地区的日订单量是春节前的2~3倍,口碑饿了么在北京的生鲜外卖订单量相比去年春节激增7.76倍。

餐饮行业在本次疫情中深受影响,为了尽快回血,众多餐饮品牌联手闪送开展线上业务,自2月3日至3月2日,闪送餐饮类订单连续4周周环比涨幅均超过20%。”3月18日上午,闪送副总裁杜尚骉在接受《中国物流与采购》杂志记者采访时介绍,“疫情期间,受消费者情绪紧张、交通管控和居家隔离等因素叠加影响,大量线下消费转移到了线上。”

01有章可循的增长曲线

3月18日,闪送迎来六周岁生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闪送的品牌影响力和口碑也刷爆了微信朋友圈,用户们在疫情期间对闪送的服务需求更加迫切了。“我们要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保障医疗和生活物资的配送服务上。”杜尚骉表示。

在疫情防控的两个多月里,闪送一直活跃在保障疫情防控物资和日常生活物品配送的一线。而“一对一急送拒绝拼单”的服务模式,一是让闪送员专心服务好一笔订单,避免因拼单配送带来的丢件、破损等风险;二是满足用户多样化的递送需求,并在最快时间内将物品送达;三是在疫情防控期间,进一步降低了交叉感染的风险。

“今年春节期间的订单量与往常相当,但受疫情影响,订单结构上有了显著变化:医疗物资、餐饮、送菜和生活用品类订单增长较快,而商务类文件和证件等其它类型订单则相对减少。”杜尚骉告诉记者。

闪送提供数据显示,1月20日至3月15日,闪送员共帮助用户采购4078次口罩,263次消毒液,31次护目镜及36次双黄连,此外还送出80316笔医院订单。2019年12月到2020年1月,武汉市医疗物资的配送需求是最先爆发的;从1月20日开始,其它地区的医用物资的订单开始增加。1月24日,在武汉封城的第二天,闪送就意识到疫情将给公司业务带来改变,并预判出医疗物资的订单会迅猛增加。

杜尚骉表示,透过闪送平台的不同类型、不同区域的订单增长情况,不难发现,订单增长主要受三方面的因素影响:一是疫情防控形势,二是人员流动情况,三是复工复产进程。

1月中旬至2月,与医疗物资相关订单快速增长,且一直持续至今。这一时期,被恐慌情绪笼罩的国人,对口罩、医用酒精等医疗物资的需求量猛增,带动了即配订单增长;2月至3月,三四线城市餐饮订单蹿升。这一时期外来务工人员返乡,居家隔离、订餐消费习惯及恐慌情绪减弱等几大因素叠加,催生了三四线城市订单增长;3月之后,一二线城市餐饮订单爆发。务工人员返岗,原来三四线城市的餐饮订单转移至一二线城市;3月10日之后,随着复工复产的进程,文件类订单开始逐步恢复。不过,桂尚骉坦言,“往年文件类订单业务量3月就能全部恢复,而今年同期(文件类订单)只恢复了六七成。”

02高抽成比例,不一定能带来高收入

然而,物流企业每年春节过后都头疼的人力短缺问题,受疫情影响被进一步放大。“对骑手而言,选择加入某个平台最有吸引力的莫过于收入水平。尽管如此,闪送在疫情期间对服务收费标准和骑手抽成比例一直未做调整。“通过提高服务收费,增加闪送员的单票收入,最终可能会导致客户需求下降,效果适得其反。”杜尚骉解释说。

相对于这种简单、粗暴的竞争方式,闪送更注重内部挖潜,在提升闪送员收入方面形成良性循环。在创立初期,闪送的收费标准较高,随着订单量的增加和闪送员密度的增加,价格逐渐下降,闪送员的收入却不降反升。“以前闪送员日工作8~10小时收入200多元,而现在同样工作时长,收入能达到300~600元。”杜尚骉表示,秘诀在于效率的提升。

除了持续走高的订单量,闪达不断迭代的调度系统居功至伟。杜尚骉介绍说,“原来的调度系统,在有意向接单的闪送员PK之后,把订单分配给离客户最近的闪送员。但这不是全局最优的订单分配方式,比如未考虑交通工具的因素。因此,在算法上进行改善和升级后,系统将从全局最优角度考虑将订单推送给最适合的闪送员。”

“闪送始终在对调度系统进行优化升级。我们会综合考虑某个区域内,闪送员服务能力和订单区域分布等情况,进一步缩短接单时间和优化配送路线,以进一步提升平台整体的平均人效。”据杜尚骉透露,“2018年至2019年,闪送员的平均配送时间从33分缩短至29分钟。”

03即配物流或迎爆发期,闪送无惧竞争者

此次新冠疫情期间,即配物流的逆势增长有一定特殊性和偶发性。疫情过后,即配物流能否延续增长势头?

杜尚骉对此较为乐观。“长期来看,疫情对即时配送的需求刺激还是很大的。2003年的‘非典’,改变了消费者线下购物的消费习惯,促进了电商发展,在某种程度上,也成就了下游快递行业十余年的高速发展。”

杜尚骉认为,疫情期间,生鲜、医药等线上业务大幅增长,给即时物流行业的订单量带来高速增长。在几个月的时间里,会培养客户线上消费习惯,即时配送随着同城线上消费规模的扩张又能反向增加订单密度,摊薄即时配送单位成本,从而形成一个正向循环。

他的乐观绝非空穴来风。2019年全国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85239亿元,增长19.5%。在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中,吃、穿和用类商品分别增长30.9%、15.4%和19.8%。

一方面,这意味着末端配送压力增加,而即时物流可以作为快递“最后一公里”运力的补充;另一方面,随着消费者网购商品类型的多样化,像外卖、生鲜、鲜花等,传统快递配送时效已经不能满足消费者的需求。这类即配需求规模扩大,也推动着即时配送的发展。

即时物流行业巨大的前景和潜力,吸引越来越多的企业投身其中。而越来越多的竞争者入局,注定了竞争愈发激烈。对此,杜尚骉自信地表示,“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最重要的是做好自己!”

在他看来,闪送有三大行业壁垒:一是规模壁垒,目前闪送在全国拥有90万名闪送员运力,其他平台因没有足够的运力支撑,并且C端订单又不可能短时间增长,因此无法像闪送一样做到“一对一”急送;其次是技术壁垒,闪送通过六年来积攒的大数据,不断优化订单匹配度,人、地区、物品及距离等订单标签都会录入在大数据库中,通过大数据进行契合度匹配,保障每一个订单都交给最合适的人选,进而提升服务效率;三是品牌壁垒,目前闪送凭借庞大的服务网络和良好的用户口碑,已成功抢占用户心智成为行业代名词,这一领先优势很难超越。(本文刊载于《中国物流与采购》杂志2020年第7期封面报道)

版权声明:隋秀勇 发表于 2020-03-30 0:00:00。
转载请注明:闪送的增长逻辑和三大竞争砝码 | 物流网址导航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