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供应链安全与中国的全球物流体系

内容摘要:

全球连接全球流动是当今世界的一大重要时代特征。过去数十年,美欧日等发达国家主导着全球连接和流动。近些年,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国在全球连接与流动格局中的地位显著提升,影响力不断增强。但是,与世界强国相比,中国连接世界的能力有待增强。本次疫情进一步暴露了中国国际物流方面的短板。中国应牢牢把握全球化和国际格局变化的新特点,紧紧围绕着新时期中国的全球化战略和全球生产、流通、贸易需要,本着”利他共生,共创共享,互利共赢”原则,加强与各国战略对接,以”一带一路”建设为契机,战略性地构建起一个”以中国为核心,连接世界各大洲,通达主要目标市场“的全球物流和供应链服务体系,提升全球连接、全球服务、提供全球解决方案的能力,支撑中国实现”全球买、全球卖、全球造、全球运、全球递”,为全球物流命运共同体建设与全球物流供应链安全提供重要保障

一、世界进入到全球连接的时代

全球化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时代特征之一。全球化深化了国际分工,促进了全球经济增长和贸易扩张,推动了全球范围的人员、商品、资源、资金、信息数据知识技术的流动。全球化要求各国间加强交通运输、物流、信息通信、互联网金融、文化、制度等方面的连接。全球连接、全球流动进一步推动着全球化与全球经济的增长。

过去的数十年,美欧日等发达国家着眼于全球市场和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资源,主导着全球连接,推动着要素、商品、服务的全球性流动。美国着眼于全球战略,将建设一个能够保障美国经济增长的全球交通运输、物流与供应链服务体系作为国家战略,通过掌控覆盖全球的交通运输网络、物流网络、信息网络和供应链网络,控制全球主要物流通道,实现其”买全球、卖全球、连全球、递全球”的全球战略目标。欧盟的战略是通过建设一体化交通及物流网络确保欧盟的产业产品有效进入欧洲统一市场及国际市场。日本确立了流通立国的战略,通过实现与东亚之间的无缝衔接,建立将东亚与世界各地联系起来的综合国际交通运输系统和物流系统。

最近这些年,随着新兴经济体的兴起,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等国不断增强全球连接能力,特别是中国在全球流动网络中的地位变得日益重要,有望成为超越美国的全球贸易中心、流通枢纽与供应链枢纽。

此外,互联网、移动通信等信息网络技术的广泛应用,使得中小企业能够与传统跨国企业一道,参与全球连接的大潮。

二、中国连接世界的物流能力有待加强

2010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制造大国。2013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一货物贸易大国,中国国内物流市场规模超过美国跃居世界第一。目前,中国铁路公路、水路等货运量货运周转量排名世界第一,快递量居世界第一,内河里程、高速公路里程、高速铁路里程位居世界第一,航空货运量和快递量位居世界第二。但中国不是物流强国,世界银行发布的物流绩效指标表明,从基础设施、物流能力、海运能力、通关效率、货物跟踪、及时性等维度衡量,中国领先于发展中国家,但落后发达国家不少。麦肯锡的研究表明,美国和德国是全球连接能力最强的国家,中国的全球连接能力只有它们的一半。

例如,中国国际海运在全球海运市场中控制力弱,对主要国际海运通道影响力小。从中国国际航空货运网络、国际快递网络、跨境仓储配送体系的建设看,还处于起步阶段。中国缺乏国际物流服务标准制定的话语权。中国的产品出口已经覆盖220多个国家和地区,但中国尚无一家物流企业具有全球递达能力。截止至2018年底,全国航空货运飞机仅160架,尚无国际航空货运枢纽机场,国际航空物流能力严重不足,国际航空应急物流保障能力薄弱。中国航空货运公司规模普遍偏小,最大的航空货运公司—顺丰航空仅有货运飞机60架。而UPS、FedEx、DHL等国际快递巨头均拥有600多架货运飞机,具有全球递达能力,其物流网络覆盖220多个国家和地区

三、中国连接世界的全球物流体系构想

(一)战略思路

打造连接世界的全球物流体系,应牢牢把握全球化和国际格局变化的新特点,紧紧围绕着新时期中国的全球化战略和全球生产、流通、贸易需要,本着”利他共生,共创共享,互利共赢”原则,加强与各国战略对接,以”一带一路”建设为契机,逐步构建起一个”以中国为核心,连接世界各大洲,通达主要目标市场”的全球物流和供应链服务体系,提升全球连接、全球服务、全球解决方案的能力,支撑中国实现”全球买、全球卖、全球造、全球运、全球递”。

(二)战略目标

建立起中国连接周边国家和地区、涵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以及主要国家目标市场的物流服务网络,形成高标准的全球物流服务能力,强有力地支撑中国的全球生产、全球流通和全球贸易。到21世纪中叶左右,中国成为全球连接能力和物流服务能力最强的国家,成为全球物流命运共同体建设与全球物流供应链安全的重要保障力量

(三)战略任务

中国连接世界的全球物流体系由”四梁””八柱”构成。”八柱”,即中国的国际铁路运输网络、国际公路运输网络、国际航空货运网络、国际海运网络、国际管道网络、国际邮政和快递网络、国际仓储网络及国际配送网络;”四梁”,即全球物流信息系统、全球物流标准体系、全球物流政策体系和全球物流运营体系,如图所示。

1.构建国际铁路货运网络

以中国大陆为起点,东北方向联通俄罗斯、蒙古、日韩,西北方向联通欧洲、中西亚、非洲,西南方向联通中南半岛、印度、巴基斯坦。加强与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主要国家的国际铁路运输合作。打通中国陆路商贸通道、能源通道、交流通道,推动中国铁路技术标准、技术装备、工程建设、运营管理及相关产业走向世界,构建起布局合理、标准适用、安全高效的国际铁路货运网络。

中国的全球物流体系架构

2.完善国际海运网络

完善中国的海运航线与全球港口布局,增强中国与贸易伙伴国(地区)之间的海运能力,推进中国与各国海运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提高中国与发达经济体之间的海运航线密度,加强中国与亚、非、拉等新兴经济体之间的海运班轮航线,开拓北极、南极海域航线。加强全球港口码头资源整合,完善中国海外港口码头布局。完善国内沿海煤炭、石油、矿石、粮食、集装箱等主要货类海运系统。积极参与国际海运基础设施投资、建设和运营,扩大国际海运合作网络。加强中国的国际航运中心建设。推动海运开放发展,积极参与全球海运治理,加强国际海运通道安全保障能力。

3.完善国际公路货运网络

完善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公路通道体系,积极参与亚洲公路运输系统和全球公路运输系统建设。提高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重要公路网的连通性,形成”一带一路”国际公路运输通道。广泛参与境外公路基础设施设计、咨询、建设和运营等”全链条”环节。

4.完善国际航空货运网络

加快完善国际航空运输网络,扩大航空运输网络辐射范围。推动中国与周边国家航空货运一体化。提高中国与发达经济体之间的航空线路密度,增加中国与亚、非、拉等新兴经济体之间的国际航空线路。增强中国的国际航空货运枢纽机场功能,实现国际航空货运跨洲多枢纽网络运作。加强境外航空货运机场和航空物流中心战略布点,支持国内企业收购或参与管理境外机场。支持航空货运、航空物流、航空快递企业深化与国际专业服务机构合作,拓展国际航空货运服务市场。

5.完善国际管道网络

在促进国内管网互联互通基础上,进一步加强中国与主要油气供应国、途经国、中转国、消费国的国际管道连接。重点推进中国与中亚、中东、俄罗斯、东南亚、南亚、西亚、东北亚的国际油气管道的互联互通,推动构建”泛亚油气管输体系”。完善中国的海上油气进口通道建设。推动中国与周边国家共同能源市场、油气交易与定价中心建设。完善国际油气储备库的建设。着力将中国打造成为亚洲油气管网重心和贸易中心。

6.构建全球快递、仓储、配送网络

加快国际快递网络布局,加密中国与国际重要城市的快递网络,开辟中国与世界多数国家的快递专线。鼓励快递企业通过设立分支机构、合资合作、委托代理等方式,拓展国际服务网络。支持建设一批国际快件转运中心,完善国际邮件处理中心布局。部署海外仓储网络体系和配送网络体系。

7.构建国际多式联运系统和综合物流枢纽

提高货物运输集装箱化率。广泛开展国际铁海联运、铁公联运、铁空联运、公水联运、江海联运。着力构建设施高效衔接、枢纽快速转运、信息互联共享、装备标准专业、服务一体对接的国际多式联运组织体系。完善多式联运经营人管理制度,建立涵盖运输、包装、中转、装卸、信息等各环节的多式联运全程服务标准。支持基于标准化运载单元的多式联运专用站场设施建设和快速转运设施设备的技术改造,提高标准化、专业化水平。建设集报关报检、国际运输、多式联运、仓储加工、信息处理、跨境电商等功能于一体、具有跨区域集聚辐射作用的国际综合物流枢纽。

8.构建全球物流运营和供应链服务体系

依托中国的全球物流能力,推动国际运输、物流企业与货主企业、生产企业、流通企业、贸易企业、金融企业、互联网企业以及其他相关企业加强合作,通过现代信息技术、数字技术、智能技术,加强信息对接、协同发展、共享商业机会,形成全球供应链服务的能力,构建共享共赢的全球物流与供应链生态体系。

9.构建全球物流信息综合服务平台

加快提升中国物流企业信息化数字化水平,按照”统一标准,对等开放,互联互通,共享服务”的理念,构建全球物流信息综合服务平台,收集处理国内外各物流活动主体、各环节及物流资源的信息,为物流企业提供国际物流运行的实时在线信息,优化国际物流资源配置和运行控制。

四、完善全球物流体系建设的保障措施

构建全球物流体系,工程宏大、任务艰巨、周期很长,会面临一系列挑战与困难。一个相对友好、多方共赢的国际环境对保障全球物流体系的建设至关重要。

1.全方位推进国际物流合作。中国需要统筹战略与战术、近期与远期、理想与现实,秉承”开放、包容、共赢”的理念,以”多层次的国际物流合作对象、多元化的国际物流合作方式、多渠道的国际物流合作形式、多领域的国际物流合作内容、多任务的国际物流合作进程”来务实推进全球物流体系的建设。

2.加强与各国战略对接及政策沟通。将全球物流体系建设纳入”一带一路”倡议。就国际物流发展战略、政策、规划与各国进行充分交流,联合制定合作规划和实施方案,协商解决合作中的问题,为共同推进务实合作提供政策支持。

3.积极参与全球运输、物流、通关治理。深度参与国际铁路、航空、海运、公路、邮政、快递等相关规则、标准的制定和修订,提高中国在全球运输、邮政、快递中的话语权,保障国际物流通道与供应链安全。参与全球能源治理,推进国际油气管道互联互通。加强与周边国家的双边与多边运输合作机制建设,推动与国际通用运输法律法规和技术标准的对接,消除跨境运输制度性障碍。加强各国海关合作,在边检口岸建立”单一窗口”以及促进电子海关和授权经济运营商认证体系的发展,降低清关成本,缩短中转时间,推进通关便利化。与各国共同建立统一的全球物流政策协调机制,促进国际通关、换装、多式联运有机衔接,推动形成兼容规范的全球物流政策体系。

4.加强资金保障,创新融资方式。进一步完善国家投资、地方筹资、社会融资、国际资本相结合的多渠道、多层次、多元化投融资模式。积极探索PPP模式,广泛吸收社会资本、各国公共资本、国际机构资本等参与到全球物流体系建设中来。对重大建设项目给予财税支持、实行零税率或免税。按照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原则,积极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加大对领军物流企业、创新型物流企业的金融支持。

5.支持物流企业整合国际资源。支持物流企业开拓和利用国际市场、国际资源,提升其适应国际市场的能力,不断拓展国际发展空间。支持优势物流企业联合或参股、收购、兼并周边、新兴市场、欧美等国物流企业,延伸服务网络,逐步建立覆盖全球的物流网络。政府主管部门简化项目审批程序,完善信贷、外汇、财税、人员出入境等政策;对符合条件的物流企业,在境外投资的资本金注入、外汇使用等方面给予支持;有关部门和驻外使领馆可为物流企业”走出去”提供信息和法律服务。

①欧盟委员会:《欧洲2020——智能、可持续及包容性增长战略》,2010年。

② 日本2008年出台的《国家空间战略》。

作者:魏际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研究室主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版权声明:魏际刚 发表于 2020-03-28 0:00:00。
转载请注明:全球供应链安全与中国的全球物流体系 | 物流网址导航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