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囧途:出口货物飞了一圈又运回中国 运费比货贵

作为一名资深国际货运代理,贺美玲最近正遭遇职业生涯中二十年未有之“怪”现状。

贺美玲是山东康拜得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拜得国际物流”)主管空运业务的副总经理。3月初,她接到客户的发货需求:有一批化工品、原料药,要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通过航班发往秘鲁利马国际机场。

但新冠疫情全球范围内不断加重,数十个国家举国“封城”,大量国际空运航线因停航、停港而停运,仅存的货物舱位遭哄抢,一票难求。在贺美玲的一再催促下,客户终于在3月10日以46元人民币/千克的高价抢订了舱位。

可到了3月15日、航班起飞前,货物运价却一飞冲天,比此前的订舱价又涨了27元人民币/千克,总运价达到了73元人民币/千克,高出去年同期3倍以上!这让货主叫苦不迭。

3月16日,这批货物抵达墨西哥城中转机场,正准备飞往秘鲁利马机场时,贺美玲突然接到墨西哥机场方面的通知称,转运的航空公司突然取消了航班,这批原料药也被迫滞留在墨西哥城机场……“现在各国航空公司的航班都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航班信息一天一变,货物运价一天一涨。”贺美玲一边翻看各大航空公司的报价单,一边感叹,许多国际航空货运报价都超过了百元、两百元人民币,个别甚至出现了运费超过货值的离奇现象。

近来,贺美玲与康拜得国际物流公司绝大多数的货运订单受疫情影响,不同程度上陷入了这样那样的“囧”境,原本平顺的外贸货运业如同飞机闯入了暴风雨中,引发了一连串剧烈的震动,行程充满了不可预知的风险……

3月24日,国务院常务工作会议指出,当前受疫情冲击国际航空客运萎缩,导致客机腹舱货运大幅下降,对我国产业国际供应链带来较大影响。

中国海外空运航线一头连着中国工厂,一头连着海外客户,是中国外贸业的中间环节。一笔外贸订单能否最终达成,要看货物能否如期抵达。外贸货物遭遇“囧途”,也折射出中国外贸业当下的处境。

空运停航

突然取消的墨西哥航班,让只差一站就能抵达的行程变得前途渺茫,也让这笔外贸交易变数徒增。

在货主的一再催促下,3月16日、17日,贺美玲动用了手上各种资源,为这批原料药紧急寻找新的中转航班与舱位,可得到的回复,不是舱位抢购一空,就是航班被迫取消。

原来,因美洲地区的疫情日渐严重,当地时间3月15日秘鲁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为期15天;3月16日墨西哥城机场一次性取消了数十个航班,贺美玲预订的从墨西哥飞往秘鲁利马机场的航班只是其中之一。

正当她想方设法却无可奈何之际,3月17日贺美玲又突然接到原承运航空公司的通知,称能够联系其他航空公司继续转运,但运费要相应增加。至于何时能够再次起运、到时运费再涨多少,目前仍然是未知数……

一连串突然的变化,让这笔出口生意进退两难:如果继续转运,就要承担不可预知的高额运费、仓储费;如果中途放弃,则要承担北京至墨西哥的往返运费,否则这批货物无法收回……接不到订单郁闷,接到了可能更郁闷;发不了货焦虑,发货后可能更焦虑。

贺美玲介绍,这批货是化工原料药,运费一再增加,可能让中国商品失去竞争力,让出口企业失去客户、失去市场

不仅是这一单交易,从2020年1月开始,贺美玲手头绝大多数的货运订单都受疫情影响,出现了这样那样的“囧”境,原本平顺的外贸货运业如同飞机闯入浓厚的云层,引发一连串剧烈的震动,行程充满了不可预知的风险……

每年1月1日,许多国家开始放假一周。1月7号以后,国外企业开始复工,向国内生产企业下订单,中国对外贸易、货物进出口陆续恢复正常。1月20日以后,中国企业陆续春节休假,国际货物进出口量再度下行。

贺美玲原以为春节后国际航空业能够恢复如常,可与往年迥异的是,新冠病毒疫情突然爆发,大量中国企业无法复工复产,不断有国家对来自中国的航班限行、出口货物拒收,其所在货代公司业务量一再下滑。

2月底至3月初,在国内疫情迅速好转、国外疫情尚未大面积扩散之际,中国工厂赶工生产出来的产品急于交付国外,许多原本走海运、陆运的货物临时转为空运以免误期违约,此前积压的航空运单也开始起运,贺美玲主管的货代业务一度激增。可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国内疫情形势持续好转,国外却疫情形势陡变,举国“封城”、空运停航的消息频频传来,刚刚回暖的外贸货运生意再次跌入谷底……

截至3月23日,全球已有60多个国家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意大利、西班牙、法国、波兰、波黑、韩国、菲律宾、萨尔瓦多、美国、哥斯达黎加、阿根廷、秘鲁、哥伦比亚……甚至许多国家被迫“封国”“闭关”。

在此背景下,尽管国际油价一降再降,全球各大航空公司航班取消的消息却是一个接着一个。“英国航空取消北京和上海航班至4月17日”“法国航空决定将北京和上海航线暂停服务延长至2020年3月29日(含)”“汉莎航空将取消3月29日至4月24日2.3万个航班”“波兰航空暂停运营中国航线(北京大兴、北京首都)至3月28日”……就连被称为“全球最赚钱航线”的伦敦—纽约航线,也因受新冠疫情持续影响,3月计划减少24个航班。

“封城”“停航”引发国际空运“囧”事连连。就在3月14号,贺美玲帮助客户预订了从北京到华沙机场的货物舱位。起运前,她突然接到通知,波兰举国“封城”,本已预订的航班也因不可抗力而取消。贺美玲只得紧急更换了另一家航空公司,航空货运费每千克也上涨了15元人民币。

更为戏剧化的是,3月16日,济南雅途物流服务公司代理的一宗从北京飞波兰华沙的货物:飞机刚刚在华沙机场落地,却被突然告知该国已关闭了物流通道,只允许人员入境,货物一概拒绝入关。最终,这批出口货物在天上飞了一圈,又被运回中国,而货主还要负担来回双倍的运费。

未有之“怪”现状

航线一天一变、运费一天一涨,造就了国际货运业数十年未有之“怪”现状。

滕志刚是济南雅途物流服务公司(以下简称“雅途物流”)法人代表,在国际货运代理业打拼已近30年。“我从未看到过国际空运价格有如此离奇的现象”,他说。

国际航空货运价格一般有公开挂牌报价与货代价两种。一般,货代所拿到的价格总是折扣价,要比公开挂牌报价低几成。但如今,航线大幅缩减,大量国内货主排队发货,供需逆转,货代拿到的运费价格竟然远超过公开报价——形势变化太快,常规的公开报价已失去参考价值。

比如,滕志刚不久前从中国济南发往荷兰阿姆斯特丹机场的170公斤货物,运费按航空公司公开挂牌价格计算为780欧元,但实际上却高达1100多欧元!

雅途物流最近完成的一单生意中,一宗40多千克货物从中国北京运往德国法兰克福,在按照80元人民币/千克缴纳了3000多元的运费后,货主对货代经理苦笑道,航空运费已然超过了货物本身的价值。

眼下,各大航空公司的公开货运报价已然没有参考价值。在国内空运价格跌至数十元的“白菜价”时,国际空运价格从每千克二三十元一路飞涨,美国、非洲、南美、中东……越来越多的航空公司订舱价相继破百。

往年同期,从中国飞美国的航空运价每千克二三十元人民币,可如今发往美国的部分航线货物运费最高已超200元人民币/千克大关。一宗100千克的货物空运费就要高达2万元人民币以上,物流成本已远超门到门的快递运输。滕志刚在与同行交流中不禁感叹,“这是在发货,还是在撒钱!”

3月17日,中国上海(PVG)飞沙特达曼(DMM)货物航空运价居然冲高至200元人民币/千克,创历史纪录。因中国距离沙特相对较近,这一价格水平也被业界人士称为“见证历史的时刻”。

不仅仅是运价高的离谱,一票难求更让中国外贸空运线时断时续。因疫情全球蔓延,越来越多的举国封城、航线停航。多名货代反映,有时客户因运费高昂稍一犹豫,舱位立刻就被别的货代抢订;如果货主还想运送,就要继续等待,越往后拖,航班越少、运费越高。

比如,3月6号一家生产除氮仪的企业,欲将两批货物从北京空运往埃塞俄比亚,订舱时运价为30多元人民币/千克,可到3月20日起运时已涨到50多元人民币/千克,比以往高出了3倍还多。当货主想发第二批货物时,却被告知3月10日后埃塞尔比亚“封国”,所有航班“封舱”。

3月16日,一家生产除草剂的公司刚刚订上舱位,欲将一批产品发往澳大利亚,当时价格为60多元人民币/千克,可到了3月23日突然接到国泰航空公司通知,澳大利亚航线已停飞,货物无法起运。

据Flightglobal报道,面对当前客运需求暴跌、货运需求旺盛、且运价飙升的现状,国际航空集团(IAG)打算将客机改为货机、执行货运任务。此前,已有大韩和国泰等航空公司开始使用客机运货。有业内人士表示,如果航空客运与货运都按重量计价的话,以每千克100元人民币以上的价格运货,已相当于航空客运价格。

不过,一位货运业内人士却认为,现在的空运价格才是符合市场规律的价格。所谓价格高是比较出来的,以前运力过剩,恶性竞争,单位运价长时间在低位运行,如果没有各方政策扶持,根本覆盖不了成本。就近期市场行情和价格来看,货运航企脱离政策依赖刚刚能够实现微利。

不可预知的风险

运力暴跌、运价暴增,让中国航空货运业陷入萧条。多名货代向经济观察报记者反映,今年以来,进出口空运业务减少均在50%以上,尤其是二三月多者在80%以上。

根据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按美元计价,今年前两个月,中国进口同比下降4%,出口下滑17.2%。

中国外运长航集团旗下一位货代介绍,生鲜类外贸商品因时效性要求很强,空运又没有时间保证,基本都停运了;因国外相继停工停产,机械类产品也大幅下滑。目前在运的货物,大多是高货值、高利润的化妆品、化工品、精密仪器;因疫情防治所须的原料药、消杀用品等刚性需求,反而出现明显的上涨趋势

贺美玲介绍,今年1-2月份,中国进口航空舱位一票难求,突然增加的都是国外的防疫物资;3月份恰恰相反,一方面是出口运力减少,一方面大量防疫物资开始出口,因这些物资是刚性需求、对运价不敏感,占了很大舱位。

从询价定仓、安排仓位,再到正式起运,海外运输价格高企、且一天一变。但这并不是当下外贸中最可怕的。受疫情影响,跨国运输中退运风险、高额仓储风险、无法退回风险等各种各样不确定的风险,才最为棘手。

滕志刚的雅途物流公司近日就接到了俄罗斯机场方面的最新政策:因疫情引发的不可抗力因素,凡在俄罗斯机场中转的货物,起运时间无法保证、货物会否丢失无法保证。这意味着,货物一旦丢失就无法索赔,目前航空运输的都是高货值物品,中国企业的外贸风险骤然增加。

目前,中国海外空运航线只剩下大口岸之间尚能保证正常。可中国外运长航集团上述货代经理在3月17日得到消息,欧盟多个国家边境已经封锁,德国等国机场的“卡车航班”因道路拥堵、无法通行,已全部停止。这让中国外贸业雪上加霜。“卡车航班”承担着大口岸与小口岸之间衔接的公路运输。由于欧洲国家众多,彼此距离相近,大多数货物是空运至大口岸、枢纽机场后,再由卡车转运至附近国家。“卡车航班”突然停运,会让大量在途货物面临无法运达的风险,随之或将伴生着退运风险、高额仓储风险、无法退回风险等一系列风险。

3月24日的国务院常务工作会议表示,要采取有效措施提高我国国际航空货运能力,既着力保通保运保供、支撑国内经济,又推动增强我国物流行业国际竞争力。“当下,政府开始对企业扶持,每家外贸企业都千方百计争取订单、顺利发货、完成交易、回收账款,希望能够在全球危机中生存下来。但国际贸易中的诸多环节,并非仅仅是中国企业、中国经济环境单方面所能决定的。”山东一家生产机械产品的外贸公司老板担忧道。

事实上,在全球性疫情当中,国内企业与海外客户都将面临着原材料价格、人员工资、运费以及防疫开支等经营成本的大幅增加,很可能还会因不可抗力遭遇交易对方延迟付款、货物丢失、坏账、违约等一系列不可预知的风险。

这位老板最为担心的是,中国是以空间换时间、打歼灭战的方式使疫情防控短期内见效,但有些国家应对策略并不一样,或将是一场持久战。她所运营的外贸生意,将遭遇一个漫长的寒冬。

版权声明:中金网 发表于 2020-03-29 0:00:00。
转载请注明:外贸囧途:出口货物飞了一圈又运回中国 运费比货贵 | 物流网址导航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