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下的国际物流与外贸寒冬:经济失速,运费飙升

新冠下的国际物流

由于新冠疫情影响全球的国际物流遭受巨大考验。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各国不断减少航班,导致国际空运价格飙升。

本来国际空运物流一大部分是跟着客机走的,一部分有专门的货机。现在由于民航班机的大规模削减,空运价格急速飙升,此外舱位排期极其难排到。

空运价格指数飙升

海运方面也好不到哪儿去

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已经跌到历史低位了,6个月之内跌去了近70%。

而这仅仅是停摆的刚刚开始,3月份欧美大多数国家港口物流没有怎么停。但是随着欧美疫情的进展。在船员,港口,码头,库房的工作人员中陆续发现有人感染了新冠病毒。这究不得不得逼停,至少减速这些物流的处理速度。

比如最近在宁波就发现了集装箱轮上,有船员被感染:马士基旗下9000TEU集装箱船“GjertrudMaersk”轮上,有多名船员已在3月23日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这是对于全球的海运物流一记重击

马士基表示,根据相关要求,将隔离“GjertrudMaersk”轮上的船员,并按照医学专家的建议进行治疗。

据了解,该轮原本准备投入运营,但目前闲置在宁波舟山港。受影响的船员已被转移到岸上,接受医疗救治和护理。

马士基称:“我们正在与当地政府和提供相关协助的港口,保持密切联系。”

马士基还表示,换班船员将采取额外的预防措施,并进行卫生检查。

3月27日上午9时数据显示,“GjertrudMaersk”轮目前仍在宁波舟山港,处于靠泊状态。

该轮曾于2月27日、3月7日和3月15日靠泊香港,3月17日抵达宁波。

为了保证船员的安全,马士基在3月19日,宣布取消在4月14日以前的所有海员换班计划,为保护旗下749艘船舶上所有海员。

当时,马士基方面表示,“如果我们继续安排我们的员工旅行,我们将使他们面临陷入困境的高风险,而我们也将无法帮助到他们。我们希望通过取消换班计划来达到显著降低船上感染冠状病毒的风险的目的。”

此事事件,也会让更多的船公司开始注意船员的安全,未来不排除更多国家或者港口将对船员的出入境做出严格的管控。

现在很多国家对到港货轮执行14天的隔离。这个规定其实并不合理(如果该货船在途中没有接受过补给,没有与外界进行接触,那么他们事实隔离的时间远超过14天,再隔离意义不大)。但是这个隔离会大大增加货运成本,给本来就非常脆弱的经济雪上加霜。

然而更可怕的一种可能是,如果已经感染的船员登船,在海运途中发病,这就是恐怖片的节奏了。一个可能的措施,就是船员先预隔离14天,然后再登船,但是成本也会飙升。

洛杉矶港

地面物流方面,也是各种险象环生。Freight会不会停?快递会不会停?Amazon库房会不会停?USPS会不会停?UPS/Fedex会不会停?不知道。但是任何一个停下来,对民生以及最后一公里都是灾难。

Amazon已经有多个库房发现员工感染新冠病毒

新冠下的外贸寒冬

中国外贸出口的三大主要市场分别为:北美市场、欧洲市场、东亚市场,这些市场目前都是疫情高发区。

美国消费占经济的三分之二以上,而美国的失业率暴涨,领取失业救济金的人数量激增至328万人。而这才是刚刚开始,特朗普着急着复工因为他着急经济可能会完蛋。但是这个疫情复活节前肯定搞不定。很多实体店估计挺不过来。

短期内国外需求将出现减少的趋势。在海外疫情持续蔓延的情况下,海外买家将以必需品购物为主,而户外用品、耐用消费品的需求会大幅降低。

所以很多货主疯狂取消订单,已经下单,还没有生产的全部取消订单。已经发出的,甚至还搞出不要定金,直接港口弃货的玩法。

电商也好不到哪儿去,Amazon的capacity基本上全部被占光了,两个星期前就开始停止非必需品入库的操作。这使得大量的卖家库存一旦卖光后,进入无货可卖的地步,无货可卖就没有现金流。家底不厚的卖家,现金流很容易就这么断了。一些外贸企业工厂开始了裁员,尽可能度过寒冬。

危机下的机会

危机,就是危险下面机会并存。

对于买家,现在手里的购买力,订单,长期订单往往是一家企业生死的关键。所以这个时候要节省子弹,去找那些机会。

比如签订长期合同,比如加大订单量,压低成本(当然你能消化得掉的前提下)。比如寻找合适的员工,今年的大学就业会非常非常惨。可以通过签多年的合同锁定优秀的员工。另外现在也是寻找优质合作伙伴的机会。此外这场危机会加速淘汰一些不适应时代的企业,很多生态位会空出来。

反正带着眼睛,带着脑子去分析数据,去看市场,机会肯定是有的,但是一定要注意风险,衡量自己对风险的承受能力

最后希望大家能挺过当前这一关。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