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2亿港元!供应链龙头利丰私有化的这些细节不能错过

行业快讯 7个月前
57 0

普洛斯,72.2亿港元交易价值

利丰于3月20日香港交易所闭市后宣布,获大股东冯氏家族及普洛斯(GLP)以每股1.25港元私有化,作价较当日收市价0.5元有1.5倍溢价,涉资现金72.23亿港元。

要约人表示,将不会上调私有化作价,该笔款项将由GLP集团透过外部债务融资或内部资源支付。私有化建议需在法院会议及股东特别大会上表决通过,完成私有化后,利丰将撤销长达28年的上市地位。

公告显示,要约人由控股公司(一间于于开曼群岛注册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全资拥有。控股公司拥有两类股份:附表决权股份及无表决权股份。

利丰已发行股本近85.4亿股股份,其中在公告日期,冯氏股东持有约27.6亿股附表决权股份,占附表决权股份的60%,及占控股公司股份总数的32.33%;普洛斯GLP持股约66.2%,GLPA股东持有约18.4亿股附表决权股份,占附表决权股份的40%,及占控股公司股份总数的21.55%;GLPB股东持有约39.4亿股无表决权股份,占无表决权股份之100%,及占控股公司股份总数的46.12%。

百年沉淀的全球供应链帝国

这不是利丰第一次私有化。

1906年,利丰集团于以“利丰”名号始创于广州,1937年正式在香港成立利丰有限公司。成立之初,集团主要从事出口和原材料采购业务

1989年,利丰发动了管理层杠杆收购,完成了利丰的私有化,冯国经冯国纶兄弟成为利丰的最大股东和管理层,其首要任务就是整顿利丰的多元化业务。冯氏兄弟将利丰的业务精简重组为两项核心业务——出口贸易和零食业。

1992年冯氏兄弟将利丰的出口贸易业务重组上市,即利丰贸易。

2004年开始,利丰采取了双线收购策略,以拓展新业务范围、获取技术等。凭借着收购,利丰不断扩展了在全球的采购网络

据了解,利丰不从事生产工作,控制全世界上万家原料供应商以及代工厂,从某种意义上说,利丰算是世界级服装“代工皇帝”。目前,利丰在全球40多个地区拥有逾230个办事处,拥有约1万7千名员工。经过百年沉淀,利丰奠定了其全球供应链帝国的地位。

2020年,利丰再次走上了私有化之路,也意味着其将退出长达28年的上市地位。

来源:大公报

业绩连年下滑,物流业务成亮点

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或许我们从上图自2011年开始,利丰连年下降的股价及不断缩水的市值可窥探一番。

的确,2011年开始,全球经济环境低迷导致零售商经营面临困境,零售商不断退出,也进一步降低了产品采购成本需求,利丰最大的采购国中国人工成本越来越高。

同时,电商大规模发展对供应链管理企业提出了挑战,大幅改变了全球供应链管理模式,严重威胁了中间商的地位。利丰提供的采购代理服务成本压缩空间越来越小,客户在经营面临困境的情况下,开始寻求向厂商直接采购的方式以削减产品中间流通环节的成本。利丰此类的中间商开始被边缘化。

恰逢发布公告之日,利丰发布了2019年财报数据更加明晰地证明了其上观点。

公告显示,集团营业额下跌10.1%至114亿美元,其中,与2018年相比的1.23亿美元,2019年的公司股东应占持续经营业务净溢利下跌至1700万美元,主要由于核心经营溢利下降,即营业额及总毛利下跌、重组供应链解决方案业务以及构建采购及生产平台而产生的非经常性重组开支,以及公司持续的数码化投入。

目前,利丰拥有供应链解决方案业务、物流业务及在岸批发业务三大分部,分别占集团营业额的77%、10%和13%。(三大产品业务已划分为已终止经营业务,并作为单一项目独立列出。)

其中,供应链解决方案业务的营业额下跌11.1%,由于客户持续去库存破产及店铺倒闭,以及客户更替及非策略性客户的退出;位于美洲、欧洲及亚洲的在岸批发业务营业额下跌13.6%;物流业务营业额受境内物流强劲需求的带动上升3.5%,主要归功于占营业额58%的中国市场、电子物流增长、对核心客户的服务的扩展,以及开拓新市场,环球货运代理则由于中美贸易摩擦以至环球贸易放缓以及航运费用受压拖累。

这唯一增长的业务板块自2010年成为利丰的一部分以来,便一直是利丰的一个亮点,2019年,淡马锡斥资3亿美元注资利丰物流,认购利丰物流21.7%的股份,利丰也将推迟此前分拆利丰物流上市的建议。

三年计划赶不上变化,私有化为深入构建未来数字化供应链平台

2017年,利丰提出新的三年业务发展计划,即速度、创新、数码化(数字化),是其历史上最具变革性的计划之一,业务转型主要为构建未来供应链。但直至今年,此计划并未将利丰带出困局。

利丰在年报中透露,未来数年供应链将继续受不明朗环球贸易局势影响。如受中美贸易的不确定性,企业把生产迁离中国,除了由于关税上调,也可归因于中国从生产出口国转型至高科技增值服务供应国的策略。

面对宏观经济及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环球供应链将会进一步被影响。不论是上游原材料采购,还是下游生产和出货,整个供应链也需重新连接和彻底转型。

此外,随着新型冠状病毒侵袭全球多个国家,面对货物出口及主要市场国家消费者的情绪及信心,未来几个月需求疲弱将导致订单取消,利丰的毛利和营业额或会受到影响。

这些大环境因素都是加速利丰决策私有化的导火索。

2018年,利丰宣布供应链解决方案业务重组,对其采购业务而言是近三十年来最巨大的一次变革,形成一个应对新营商环境所需的架构。这包括建立一个覆盖多个国家的采购及生产平台,以专注于卓越营运,把面向客户的客户管理职能和业务发展职能分离,前者集中于争取市场份额,而后者则着重于赢取新客户,为整个机构创建一个数字化平台。

本次私有化,利丰考虑需要更长的时期以进行更深入的重组。在面对全球经济的不确定因素及财务压力,其预测转型将涉及实施风险,并相信在离开公众股本市场后将能更有效地实施。

其中,选择普洛斯,是由于其在全球规模、多元化客户网络及技术能力与利丰全球网络、全球品牌及零售商间充分多元化的客户基础、供应链专长以及卖方关系,形成互补。

普洛斯在全球的客户群体之一为众多品牌零售商,在大环境下,这些品牌商也亟需数字化供应链的解决方案,这也是普洛斯正想要解决及转型的方向。然而在国内市面上,拥有这种能力及运营能力的企业并不多,如中外运京东物流顺丰DHL供应链、苏宁物流等,但这些企业均拥有自己的生态圈。其中,利丰数字化供应链能力及运营能力恰好与普洛斯的客群相结合,也符合普洛斯所构建的生态圈的利益。

回过头来看,如今利丰的实在令人嘘唏,曾几何时,市面上还流传着以利丰供应链管理实践经验为案例的书籍……百年利丰也是百年贸易及供应链演化史中的水中镜。

版权声明: 发表于 2020-03-22 0:00:00。
转载请注明:72.2亿港元!供应链龙头利丰私有化的这些细节不能错过 | 物流网址导航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