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买菜北上 京城前置仓烽烟再起

前置仓再次开战,这次地点在北京

没有大肆喊口号,没有融资消息传出,叮咚买菜走出华南市场的信号从招聘平台的一则招聘广告窥探到。在BOSS直聘上,叮咚买菜发布北京地区招募数据分析师、品类管理仓储管理、选址专员等各种岗位

这位前置仓的重量级选手悄然打入每日优鲜的“根据地”,相比每日优鲜在成立4年,并在北京地区实现盈亏平衡后,才大规模投入上海市场,而仅两岁多的叮咚买菜似乎更激进。

北京的前置仓市场也激烈异常,早已挤满各路玩家,不仅有每日优鲜和斥资推广的美团买菜,更有盒马以及在社区业态中逐渐兴起的其他各个企业的到家业务

叮咚买菜此举,多少都有趁“到家”业务被消费者认知的劲头,迅速加码,切入北京前置仓市场。不过,与所有业态一样,前置仓的跨区域发展在商品供应链和履约等多维度都充满挑战。

同时,战略上“要像种子一样,做深做透”的叮咚买菜,如果选择进入北京市场,是否意味着发展重点改为扩展,而非是短期内盈利模式的探索上?

1、为何有底气扩张?

长达两年,叮咚买菜的玩法是“地头蛇”,在上海地区大范围扩充前置仓,并且将前置仓作为一个最小的执行单元,通过大数据把整体的执行效率透明化后,去实现其他地区的复制和扩张。

而叮咚买菜的扩张之路是从布局长三角开始的。彼时,叮咚买菜在上海已实现全覆盖,垄断区域流量,用时不到2年。

在叮咚买菜的背后,一个很重要的逻辑是“小区域高密度”,只有当前置仓坪亩数比较小,对线下流量没有要求,因此复制和扩张的速度最快。

截至2019年12月,叮咚买菜在上海拥有254个前置仓,覆盖崇明以外上海全部区县,叮咚买菜的扩张战略是,对成熟的老仓进行分拆和裂变。举例来说,叮咚买菜第一批开了12个前置仓,第二批开38个。

如果老仓日均单量达到1500~2000单,叮咚买菜就把它拆分裂变成2~3个新的前置仓,前置仓之间互相分享了订单量。数据显示,老仓如果不做分拆裂变,日均单量达到1000单以上大概需要经历6个月。

这是叮咚买菜迅速收割上海区域流量的手段。

2019年春节,叮咚买菜走出上海,进入杭州、苏州、宁波城市,尽管在当地依旧维持着强用户体验和扩张能力。但因长三角地区还是以上海作为中心,周围200公里的范围内,能与上海的供应链尽可能共享。直至进驻深圳,离开长三角才是叮咚买菜扩张的第一次考验。

叮咚买菜在进驻城市前的“套路”是:前期用户调研、供应链后台的搭建、总仓和前置仓的开设,一线人员配置等准备工作。据悉,叮咚买菜深圳首批15家前置仓仅运营7天时间,总单量就接近3万单,每天新增用户率增长超过70%。

叮咚买菜的负责人多次表示,将通过扩仓垄断区域流量、强化单个仓的订单密度做透它所辐射的最小单元,而线下订单量的生存密度是决定前置仓商业模式的生死关键。

只是突然加速北京市场的布局,叮咚买菜究竟作何考虑?

2、扩张,放弃盈利?

疫情当然是这场战争的催化剂。

数据显示,疫情期间,叮咚买菜的订单量也比节前工作日增长了两倍,每日优鲜的交易额同比增长了300%多,客单价也有明显的提升,达到了120元。

在北京地区,每日优鲜凭300多个前置仓在疫情下大展威力,又在人力短缺的情况下,凭借共享员工应对暴增单量,供应链早已成熟。

即便疫情期间是一个非充分市场竞争的状态,但“宅在家”的状态无疑强化了消费者“线上下单”的购物习惯,也强化了消费者对前置仓到家业务的认知。

只是,叮咚买菜要进军北京市场,其对手不只是前置仓,随着到家业务完成对消费者的教育,社区商业各业态都布局了到家业务。

除了竞争之外,叮咚买菜进入北京,预示着扩张之路更为激进。

纵使对于前置仓而言,不同的玩家所关注的点也有所差异,有些凭借品牌流量经过疯狂扩张,增强区域复制能力,意在抢夺生鲜市场份额,而不少发展到一定规模的第一梯队玩家,则将重点放在盈利模式上,欲脱离资本扶持。

前者考验的是融资能力,在区域内加速扩张,将提升点位密度作为重要方向,这也被前置仓认为是跑通模式的重要途径之一。

后者则在于高周转率、布局全品类和即时配送的三大核心问题上。前置仓大都以高频的蔬菜品类作为切入,但结果客单价低,损耗高,而后通过扩充全品类,提高其他品类销售在毛利中的占比,从而弥补蔬菜损耗成本,这也是前置仓面临的最大挑战,只有客单价*毛利率大于履单成本,才可持续经营。

构成履约成本的拣货、打包、配送的三个成本,当仓库面积较小时,拣货效率较高,而粗略计算,大多数前置仓的履约成本在10元至15元左右。

而前置仓除了履单成本外,还有房租等固定成本,单量越高,每单分摊固定成本越低,所以单仓必须超过单量阈值,否则不可能持续经营。

盒马事业群总裁侯毅3月19日宣布了今年盒马的“双100”目标:年内开出100家盒马鲜生和100家盒马mini。侯毅强调,盒马的前置仓业务(即盒马小站)将全部升级为盒马mini,这才是社区生鲜电商的终极模式。

盒马俨然正在放弃前置仓业务。

不少零售巨头正在布局“店+仓”的模式,通过前置仓围绕大店开仓,兼顾成本优势的同时,还能起到引流的作用,包括盒马小站、永辉生活、绿地G-Super卫星仓等。

业内对于前置仓的盈利还在探索,有些玩家放弃,有些玩家扩张,有些还在大力推广,疫情纵然能催化业态的变化,但前置仓商业模式的本质究竟是注重扩张,还是注重盈利?在不同参与者身上有不同的价值体现。

叮咚买菜在北京市场未来的发展,或将为未来的前置仓提供一个样本。

版权声明:十里 发表于 2020-03-23 0:00:00。
转载请注明:叮咚买菜北上 京城前置仓烽烟再起 | 物流网址导航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