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宁波集卡运价

忙里忙外皆为利,而这个“利”缺不得,可解世间万种慌张,保老人晚年安康,椎子入得学堂,你我柴米油盐五谷粮。因此谈利不俗,今天三博就来谈谈运价这个事儿,虽然集卡早已珉贱易为价,鸡肋一般。

说它是“珉玉”,那是N年的事情,如今集卡被人嫌弃,加上人群诟病,无知与非礼齐聚,鄙视与非常同行,且又如此落魄,以至于有人呐喊出:下辈子做婊子也不开集卡。何其悲凉!

我们先谈谈无知。

望顾集卡数载,发现有一批人总喜欢将运价的问题,甩锅给出头鸟,逆言者,卖低价的,哄抬价的,这有失公允。

供需平衡多年,以及通货膨胀,才是运价疲软的根本。(不平衡,才会水深火热,平衡就是拉锯战)

如执意不认可这样的判定,我只能说无知和偏见已侵入尔髓,融化到血液当中了,要理智客观那是奢求了。思维产生偏差,无从因势利导,也定会被“市场”一次次的欺凌,久而久之心态失去平衡,积累不少负面情绪。所以一旦出现机会,就可发泄,侮辱谩骂有之,诽谤造谣有之,干尽攻击他人人身之能事。问题是如此污名化是否可解决运价的问题?是不是反而暴露了自己的软肋和无知?

每一年集卡市场运营状况就是一本不同年份出版的教科书,它早已经教会了我们什么叫物以稀为贵,教会我们如何去思考一个没有人性的市场,教会我们认识竞争法则大行其道就是金钱拜物教,也教会那弥足珍贵诚信是可遇不可求的。

因此我们无需去在乎市场任何交易行为出现,更不需要在情感认知中出现负面情绪,因为你任何情绪都不会改变市场主体任何一方的职业操守和人论关系。

我们再谈谈非礼;

恶性竞争的长期侵蚀我们市场,而我们却已习以为常。

恶性竞争的定义:低于成本价格,或非法的方式参与竞争。问题来了,那么年关现金价格算不算恶性竞争?不算,符合市场规律,暂时的车少货多,运力需求远大于车辆供应;而当车多货少的,卖低价也是正常;这就是市场,有个规律在左右我们,平衡我们,相生相杀,爱恨交加,最终互不相欠。如果不是短暂,而是长期的低价运营,甚至通过大量的补贴进行攻占市场份额,这就不排除恶性认定,至少意图明显。所以有些平台要注意,可能会想不到树大招风而不止静的情况

长期违法超载和使用低劣的油品获得市场成本优势,当然算恶性。超载负面影响涉及近四成的集卡市场,早就需要严打,不可手软;而使用低劣的油品是以放弃车辆及公共安全为前提的,也需要矫正。但是我们又有多数人去遵守这样的底线呢?利与义的美好关系都是由冠冕堂皇人说给冠冕堂皇人的听的,说的人是骗子,听的人也是骗子,我们都是为了活着的小人,所以不要在我的面前大谈你的道德和貌似天经地义的主张,好看的皮囊其实千篇一律,有“趣”灵魂却是万里挑一。

我们完全可以大兴举报,对没有礼貌的参与者予以厚此薄彼,纵容他人犯罪无异于自我慢性谋杀。有人说,举报,你说的轻巧,操作起来很难。其实就是缺乏勇气!我公开发文,举报谁就公开谁,至今未见得一条的举报信息!行有不得,反求诸己,得好好自我反思一下。

讲讲鄙视!

相互鄙视已经在行业“蔚然成风”。开车的鄙视开车的(开车没素质,接低价接得没原则),干车队鄙视干车队的(放价没底线),开车鄙视干车队的(低价卖的没良心),干车队鄙视开车的(素质太低,敲诈),鄙视链条早已存在,链条将消弭的等级制度再次建构,并在公然、无畏、无所顾忌下泄欲,似乎不鄙视无以证明自己的优秀或高端或正确。

比如,现金车装一大柜8小时不收待时费,车队自以为然;而年关4小时就要收取待时费了,现金车认为合情合理。就这样,车队与司机相互开始鄙视了。车队说我所有的客户都是这样的做的,过夜500,直到第二天晚上12点为止,这是行规;而现金车认为年关四小时后收取费用是弥补自己的机会损失,过夜等到到第二天晚上12点收3000都不过分,这是共识。两不相让,最后的解决方式总是粗暴的,并都以相互极端的鄙视而告终。

我就想问:过夜费500到第二天晚上12点真的合理吗?车子的时间和机会成本去哪里了?年关大柜装箱4小时就要收费待时费合理吗?工厂多年的装箱时间客观规律去哪里了?这类鄙视都是从自身利益出发,寸利必得,以牺牲他人利益,罔顾事实,抛弃合作共赢的理念为目的。这样的合理只能自圆其说,自私自利罢了。

最后讲讲无常;

关于高速公路费减免后的运价问题,之前我发过几篇文章并阐明立场。鲜有表态,为什么?因为通行费减免是国家给予集运行业的福利恩泽,目的就是让集卡行业尔等一起度过难关,这是续命和救命的钱,为何非要通过恶性竞争的方式让利于出去呢?

有些货代小主不太理解,认为优惠后就是市场经济行为,可让利于他们,年关现金单他们亏损了几万甚至几十万人又向何人去回本?借此,我们再进行一次切磋,虽然这个优惠政策有传闻4月中旬即将结束。

1

货代是否可以可享受本次红利?

我的理解是:可以。我也从来没说过不可以分享,我们一直主张雨露均沾,货代也是物流行业一方,但是有个前提:注意分寸,留给司机一定的红利!俗话说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全部掳走红利,我觉得有失行业道德!至少三博是不认可的。

2

货代是否可让利于工厂?

可以,前提依然是确保车队和司机红利后可自行决定让利,你自个有权处置。问题是这是否会可能引发恶性竞争,最后侵占了车队和司机那部分红利呢?这是值得担忧的。不排除此时某些货代彻底放价揽货!这样就变味了,也脱离了国家政策出台之初衷。

3

有货代认为:工厂目前也很困难,让利给他们,他们好了,我们物流行业才会好

针对这个认知,我们首先弄明白一个问题:集卡物流成本在其货值中的占比是多少,让利几百人民币对于其成本比重波动有多大?以典型的轻工业产品纺织品为例,一40尺集装箱面料货值大约在2-5万美金,折合成人民币是15-35万左右,让利区区200-400人民币,能给他带来多少的成本减少呢?另外国家也给了工厂其他优惠政策,比如减免了企业5个月的社保费用,以及每个行业的税收优惠,这才是他们该享受的或者最有价值的红利。

4

现金单亏损通过这样红利弥补的问题。

如果这个通行费之后永久不收,我觉得所有红利让给货代也不过分,货代能在自己的兜里放多少,放多久全凭自个的本事。但是红利就是红利,成本临时下降不代表生产力成本根本下降,而且国家明确指向获得,你有啥资格全部吃了呢?如按某些货代的逻辑,那几块钱的口罩岂不是卖得太便宜了?国家不应该严打口罩囤货商,哄抬价格,发国难财,一次性口罩也得应该卖个几十块才合理?所以特殊疫情下,市场经济是会受到一定的管制,并非大家可以为所欲为。

版权声明:梁三博 发表于 2020-03-23 0:00:00。
转载请注明:谈谈宁波集卡运价 | 物流网址导航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