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的物流数字化转型:传统物流企业的“点、线、面、体”

近年来,物流市场规模不断扩大,2018年社会物流总费用已经超过13万亿元。行业已走过规模增长时期,正在进入竞争的下半场,将更加专注于效率优化、质量提升与服务升级。新经济浪潮之中,物流行业迈入了新的时代:商流变革倒逼物流升级、政策利好与黑科技逐步完善物流的能力基底。传统企业不断进化,物流新物种全面崛起,互联网巨头争相入局,物流行业由此迎来最好也是最艰难的时代。抓住机遇、积极谋变的突围者,将有机会成为下半场竞争的核心企业,而居于现状停滞不前者,则将极有可能被瞬息万变的市场所淘汰。

各类企业将在焦灼的竞争中不断变革,共同影响重塑着物流行业格局,但这终将是一场殊途同归的战争:物流服务与平台生态是商业模式变革的大势所趋,而数字化转型将是整个行业持续进行能力提升与创新变革的核心课题。

对于传统物流企业,如何通过数字化转型构建物流服务与平台生态?本文将从“点、线、面、体”的维度进行阐述,试图揭开传统物流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重重迷雾,在疫情肆虐和经济动荡的今天,找到一条启航的道路和方向。

首先,物流企业要打造的平台是一个“面”,承接传统物流企业业务转型的主战略,是一个对客户统一开放的物流服务互联网平台。用现在行业概念吵闹的比较火的说法,就是“产业互联网平台”或“产业B2B平台”,只不过这个平台关注在物流领域,也可以说是物流产业互联网平台或物流B2B平台。这个平台应以客户为中心,为客户提供各种各样的物流有关解决方案,是企业解决方案的唯一载体。

而每一个解决方案是一条“线”,它的物理表现形式是一个标准化的,可规模化的产品或服务。这个产品或服务,一定是可规模化推广的,失去了规模化,企业就失去了快速发展和扩张的基础。对于物流企业而言,规模一定是个永恒的主题。这些物理的产品或服务,在平台上以数字化产品的方式呈现,客户可以很方便的在平台上就此产品或服务下订单。对客户而言,是以产品为单位在互联网上与我方进行互联互通的。而且对传统物流企业的销售人员而言,也是以产品为单位向客户营销宣传,在各地推广复制的。

没有订单就没有供应链。有了客户的产品订单后,就到了具体的物流执行层面。每一个解决方案或者每一个产品的执行都可能涉及到多个价值链上“点”的组合,如仓库、堆场、报关、运输等,这一个一个的点承担的其实是一个一个具体的物理操作任务,各个点完成实际的有关操作并实时在线向上反馈执行结果。这些点可以自建,也可以外包或外购。但无论是自建还是外购,这些点实际上共同构筑了物流企业的基础层或者说是服务能力底座,这些基础服务能力的多寡和强弱在非常大的程度上决定了每一个解决方案对应的服务水平的高低,也决定了物流企业的核心竞争能力。

对于基础能力层上提供具体服务某些单个的点,在业务发展到一定厚度后,同样可以升华成为一个共享的重度垂直服务平台,超越服务企业本身而开展社会化服务。如果说代表面的平台是横向的,那么由单个点而升华而成的垂直平台则是纵向的。这些纵向的垂直服务平台只/仅提供特定的单纯的“点”的服务,其他的内容都不会涉及,更不要涉足,这是传统企业在构建垂直平台时必须要坚持的。如报关平台,仅仅提供和报关内容有关的制单、申报服务。运输平台也是一样,只是提供纯粹的公路运输服务。这些高度关注于点的垂直服务平台的社会化运作,不但可为自己提供服务,而且也可以为其他外部客户提供的服务,有可能成为物流企业一个新的利润增长极。

最后,关注于面的横向平台和关注于点的纵向垂直服务平台,在物流企业整体层面构筑了一个内部“实体”,它们之间通过数据互联、相互支持、相互协同,也就是所谓的“小生态”。以这个小生态为圆心或出发点,有目的、有针对性的向外部展开收购、兼并、参股、合资乃至于联合,逐步构成一个资源共享的外部“虚体”,形成物流产业或新商业“大生态”,同时“体”的内容更加丰富和完整,企业竞争力将随之大大提升。至此传统物流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也就迈入了一个高级阶段。

新时势造新英雄。新物流的阵地,原生玩家与新进入者百花齐放,但绝非每种商业模式或者数字化转型都能成功上岸。当前国际疫情正席卷全球、来势汹汹,国际金融和国际经济跌宕起伏、风云变幻,危机已然到来了。但我想没有人会后悔对瞬息万变的环境做出快速而果断的调整。从某种程度上,商业正反映了生物学原理。正如达尔文所认为的那样,生存下来的人“不是最强大或最聪明的人,而是最能适应变化的人。”谁将是市场选择的下一站赢家?我们将答案留给时间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